文| 彭绘林

编辑| 木子今

“很多人问我,做军品是不是挣了很多钱?其实不是这样的,AEE一电航空做民品时过得很好,搞军民融合后反而穷了。”

在上月的“2017深圳军民两用高新技术峰会”上,深圳一电航空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叶大吐苦水。

AEE是无人机行业内极少具备自主全产业技术、全产业配套的企业。虽然经常有小企业感叹进军军工领域困难,但像AEE这样的大企业也会有同样的困惑吗?

别急着下结论,且听慢慢道来。

一电航空产业园区

体会

搞军品与民品完全不同 走了不少弯路

和生产消费级无人机的大疆不同,AEE专注于装备级无人机和装备级载人旋翼机,但这家公司却是做音视频设备起家的。该公司研发中心副总经理罗忠慧回忆,当时有客户提出空中拍摄的需求,他们就意识到这个市场很大,便开始着手研发带拍摄功能的无人机。

具体来讲,这家1999年成立的企业经过10年发展之后,2009年已经定位于国内外警用、行业、安防等专业和工业级市场,并为深圳交警提供无人机和执法记录仪的空天地一体化执法服务。

全面投入军民融合的时间则是2011年,虽然当时还没有“军民融合”的概念。

一电航空官网介绍

“那时叫做为军队做配套服务,我们用企业民品营业的利润投资军工领域产品的生产研发,并自动承担国家安全所需装备的设备支持。”AEE负责军工市场营销的副总经理李维拉说。最终,AEE 用突破性创新的技术和产品,获得了军方的认可。

2012年, 当原总装备部邀请AEE去北京做产品演示,“哇,得到通知的时候,我们都觉得怎么可能?这么宝贵的演示机会!”从此,这家公司正式开启了国防事业建设的道路。

在公司简介中,AEE“以军民融合国家战略为发展根本,坚持‘军工科技,自主创新’”,是唯一参与原总装备部《无人飞行器系统》军用标准起草企业、唯一参与公安部警用《无人飞行器系统》行业标准起草的企业,可见军用警用产品在AEE布局中的重要性。

即便如此,罗忠慧称AEE参军的过程也“走了不少弯路”,因为一开始对军方的流程不熟悉。“民品的生产流程很简单,客户有什么需求,我门去了解,然后研发就好了。”但军品的流程要复杂得多,一是立项环节周期长,二是有些技术前沿项目的需求并不明确,“比如某种未来产品,三五年之后才会应用,我们就必须做细致的调研和摸底。”然后第三个问题就来了:向谁调研?“我们需要对接军方的很多部门,向一线部队了解需求,跟总体单位交流,还要跟第三方评定机构沟通。”

一番摸索之后,AEE逐步适应军方流程和体系,并且比其他企业更熟悉,罗忠慧也理解了军方为什么要这么设置:“做军事装备的流程非常科学严谨,这是必须的,军品一旦定型后使用时间比较长,而消费类产品从立项到上市一般三到六个月,最长一年,所以研发军品和民品,有本质的不同。”

产品

黑科技无人机 滞空50小时远超军方标准

中国的无人机行业这几年如火如荼,但装备级无人机的市场民企并不占大头。

“总的来说,国内的民营企业在军用市场上的优势是小微型无人机,大型无人机是‘国家队’在做,比如彩虹,还有像美国的全球鹰,民企没有能力搞。”罗忠慧解释说,小型无人机科技含量并不低,产品模式也正适合民企做。

军用小型无人机可用于边境巡逻,到人到不了的地方,实时传回图像,还可用于通讯支持,“比如,军队在山地里怎么保证通讯?美军靠卫星,但我们不行,卫星的带宽不够,也不能用民用通讯系统,这种情况下,无人机就派上用场了,搭载通讯和图像设备长时间滞空,既提供通讯支持,又监控战场。”

一电官网上部分无人机产品

长时间滞空能有多长?要知道,续航能力是制约无人机发展的重大障碍,消费级多旋翼续航时间基本在20分钟左右,用户外出飞行不得不携带多块电池备用。

而AEE的战鹰F100可以滞空50小时!罗忠慧解释:“无人机的滞空时间取决于动力,战场环境下,它升空后就是个平台,只需要保持高度,我们用系留技术,即无人机带线缆升空,地面供电上去,就可保障长时间滞空。”

这个技术原理听上去并不复杂,无人机技术极为发达的以色列,也有一款Skysapienc旋翼无人机采用系留供电技术。但线缆有自重,要用尽可能轻的线缆轻,还要通过尽可能大的电流,经过了反复实验才成功的。除此之外,这款无人机还具有高空运作能力,海拔500米以上都能正常工作,实现高空战场勘察,战场中继通信等作战任务。“军方的要求是8小时滞空,我们的产品远远高于标准。”

一电航拍无人机

建议

民参军机遇与风险并存 避免盲目办证

李维拉透露,今年国家边境出现热点事件时,他们接到上级机关的要求AEE准备10套无人机和20套高原低温执法记录仪马上送过去,“我们立刻调整生产线,10天便安排出所有产品。”

因此,保障能力是参军企业的首要素质,军方特别看重,这也是他给想搞军民融合的同行的第一条建议:首先要建立满足国防安全要求的军工动员保障体系。还要抓住机会,利用合作甚至兼并重组的机会进入军工行业。具有技术优势的企业建议在前期进入,进行探索性研究,产品优势企业则应该利用传统军工企业下一步改革的机会,融入其中。

一电航空相关媒体报道

办军工四证是很多企业的难点,但李维拉却深感某些同行的盲目,“通过和省军工处、市军工办的交流,我们发现有的企业是为了办证而办证,证办下来之后却没有合适的产品供应到军方,结果每年都被军工资质的复审流程折腾得够呛。”他认为,首先要对自身的产品和优势进行分析,了解符合自身条件的潜质的军事需求,明确自己能干什么,才考虑办证的事。然后,有参军意向的企业要主动,让相关部门了解你有产品、特别愿意干,绝对不能今天干明天不干,没有坚定的决心去执行保障能力。

一电航空生产的这款单轴双桨无人机,曾在影视作品《湄公河行动》中一展身手。

搞了这么多年的军品,罗忠慧也表示,“如果企业不做十年规划,那没必要搞军民融合。很多消费类企业的思维方式是:今年立项,明年投产,后年挣钱。但实际上做军品挣不了快钱。”

李维拉表示,因为做军品任务的利润一般比民品高,而且没有“三角债”,只是回款程序多一些、慢一些。除此之外,他也坦言下大力气搞军民融合的种种好处:经费支持、减税优惠、带动企业技术进步、提升企业管理水平和形象等等。

当然,风险与机遇并存,企业民参军如何把控风险?“确实很难,信息化条件下参与国防科技项目具有高技术、高投入、高风险的特点,破局的方法就是统筹自身优势,提升生产研发能力和产品竞争力,以全面占据市场份额。”

“风险很难把握,除了报国意识,家底要雄厚才可以。”他最后总结说。